当前位置 主页 > 市场形势 >

拼多多下了一盘大棋很多人还没看懂……

  

  阿里涉农业务,瞄准了3年翻倍到4000亿的大目标,并专门成立了数字农业事业部。

  在刚刚结束的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拼多多新任董事长陈磊明确表示,“农业基本盘依然是拼多多的战略重点。”

  布局农业,已经成为零售行业头部企业的关注重点。“下沉”起家的拼多多更不例外。

  “拼”出来的拼多多广为人知。更多人不知道的是,“农产品000061股吧)”已成为拼多多作为新电商的独特标签。

  对于农业战略,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曾在公司成立五周年时表态,“我们愿意去做大量的重投入,深度的创新,愿意扎扎实实地改造传统农业。”

  原因在于,相对服饰、家电3C和快消品,国内互联网对农业的改变还相对滞后,空间巨大。

  另一方面,农业上游正在进入产业化的快车道,国家相关政策倾向大力扶持,企业将其作为战略部署,相当于握住了农业产业化的入场券。

  某种意义上,农业既是短板,又是机会点。企业若能把握这一时机,不仅获得经营上的先发优势,也能顺应国家政策,贡献社会价值。于公于私,优势显著。

  很多人不知道,城里动辄几十块钱一杯的咖啡,一公斤咖啡豆在产地才10块钱,农民挣不到钱。

  云南占据中国近99%的咖啡产量,但国际份额仅为1.7%,绝大部分咖啡豆只能作为速溶咖啡的原料,以最低价收购。

  科技观察评论员王长胜指出,在传统农业链条里,农产品要经历5个环节,即农民—原产地收购商贩—产地批发市场—销售地商贩—销地批发市场—终端(超市/菜市场)—消费者,这个过程中,每个环节所增加的成本都在30%-50%左右。

  这就导致了一个现象——农民贱卖、中间商不挣钱、消费者贵买,整个产业链条里没有真正的受益者。

  直到电商的出现,如拼多多、阿里、京东和苏宁等平台深入农村,实现了农产品的顺利上行,才让农产品供应链实现了一定的优化。

  如果要找电商和农业之间的连接点,许多人可能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为了寻找用户、打开市场而进行“刷墙”——这是以前电商将工业品销往农村市场的“下行”打法。

  在产品销售上,拼多多创新了“农地云拼”的新模式。其核心就是通过“拼购”把消费端分散、临时性订单变成农户长期稳定的订单,进而推动小农生产的集约化和规模化,同时用“产地直发”模式及创新的“农货智能处理系统”取代传统的层层分销,让农产品直连城镇用户。

  换句话说,一头连着市场,一头连着农户,让曾经不好卖的农产品,真正融入电商体系之中。

  这意味,有可能形成一个拼多多式的“飞轮效应”,农业品类越来越多,平台就会有更大池子筛选出优质商家,进行更大扶持,带动平台输出优质农产品,提升体验,再带动更多消费者消费。

  对零售而言,供应链必须往最上游走,才能最大程度掌控货源,做到极致的供给驱动。

  过去十多年,电商推动了百货商品流通的数字化,大幅降低了流通成本。与之相对的是,中国农产品流通的数字化改造起步晚,农产品流通损耗大、成本高。

  对于非标、易腐的生鲜农产品,就需要新的数字化供应链体系。同时,农产品品牌化、定制化,生产的智能化、规模化趋势,也将影响供应链体系。

  实际操作层面,拼多多在全国范围内持续重投入建设冷库、生鲜冷链物流体系等基础设施,建立适合于生鲜农产品的供应链体系,提高流通效率,降低损耗。

  「第三只眼看零售」的观点认为,对于像拼多多这样的电商平台来说,深入产业终端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由平台撮合延伸到自建,且投入成本更大,更偏向长线操作。

  这与电商平台追求GMV的逻辑有所区别,需要企业布局未来五到十年的战略定力。

  在农业老龄化问题日渐凸显的情形下,需要年轻人从事农业生产、加工和贸易等一系列的工作,来为传统农业注入新的活力。现实问题是农业“空心化”,年轻人外出务工,剩下老年人和留守儿童。

  为了助力年轻人返乡创业、创造增量机会,拼多多在2018年创立“多多大学”,在21个省份培育本地学员6700多名,直接引导店铺超过3900家,直接带动全国超过10万名新农人返乡创业。

  “希望以后每年都可以捐助一所会理当地的小学,尽一点微薄之力,让更多的孩子有机会走出大山。”来自四川大凉山会理县的95后何爽说。

  2017年,原本做空姐的何爽从东方航空600115股吧)辞职,回到家乡卖起了石榴;2018年5月注册成立会理创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019年公司销售额3500多万元;2020年销售业绩高达5100万元。

  从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励志故事,但深层分析,可以体会到的是农业正在发生深刻变革。从传统农民到新农人,从种植加工到流通销售,从模式到技术,整个行业在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助力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由此可见,带动农业增产、增收,归根到底,还要“增人”,而拼多多等新电商平台的出现,在为农业带来更多变量的同时,也在为普通人创造增量机会。

  从履历看,陈磊就读于清华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毕业后在雅虎和谷歌任职,均没有农业背景,但陈磊却成为了在农产品领域重注最多的互联网CEO,背后原因何在?

  据拼多多内部人士介绍,一方面,陈磊在拼好货时期便是技术负责人,在当时看到了拼好货的巨大能量后,便对互联网模式改变农产品上行产生了兴趣;另一方面,陈磊在内部曾解释过,技术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技术能够落地去改变什么,而中国相对传统的农业领域,恰好到了迫切需要技术寻求改变的关键时刻。

  2020年7月,从CTO职位接任CEO的陈磊,上任第一件事情,就是强调加大对于农产品价值链尤其是农研科技的投资,推动农业从种植、生产、流通到消费的全链条革新。

  陈磊在接任CEO后也长期在各大农产区调研,在他的带动下,几个月下来,农产品部门的人都黑了三层,“下乡出个差回来,大家都不太认识了”。

  在陈磊的业务思路引导下,2019年拼多多的农产品和农副产品成交额达到1364亿元,2020年这个数字是2700亿元,规模同比翻倍,在电商行业中占比最高(官方公布数据)。

  如果从赚快钱的角度去看,改造农业并不是个“好生意”。要投入的,除了技术和资本,还有情怀。

  拼多多,从一诞生开始,就扎根农村,瞄准了下沉市场。在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们都折戟农村的情况下,依然坚持下沉。

  在外界看来,拼多多似乎是一家充满“土味”的公司——生鲜电商起家、下沉市场发迹。不过这样的发展历程,也让拼多多对田间地头的生意,有着超过许多同行的理解。

  [3]. CTO变董事长兼CEO,“农味儿”拼多多进入陈磊时代,赵继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