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一个公路经营企业的霸气从何而来

  

  “你也是生活在北京吧,为这点事不至于,别到时给个人惹麻烦!”中央电视台记者薛晨在微博上称,自己在采访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首发公司)时,遭遇该公司副总经理冯雷的言语威胁。对此,首发公司党群工作部人员称:“一个国有企业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冯雷本人也坚称没有说过这番话。

  冯雷是否威胁过薛晨,一时难以判断。不过,从情理角度推测,一名记者似乎没有缘由编织谎话诬蔑一名企业负责人;反之,一个问题重重的企业遭到媒体曝光,其负责人则有缘由威胁记者,并且拒不承认。当然,这仅仅是推测而已。

  中国公路收费乱象纷呈,其中有两个臭名昭著的典型,一个是位于广东的广深高速,一个是位于北京的首都机场高速。前者以收费时限长达50年而声名大噪,后者则因暴利滚滚而闻名于世。首都机场高速总投资11.65亿元,收费3年多后,其性质从政府收贷公路转变为经营性公路,于1997年1月重新批准收费30年,至2005年底已收费32亿元,到收费期满估计还能收费90亿元。

  这些是媒体曝光过的老问题,此次央视曝光的新问题是:首都机场高速自2009年10月1日起实行单向收费,往返只需交10元高速费,但是直到现在,仍有很多司机双向交费20元,收费人员不提醒司机,并称他们没有提醒的义务。收费站附近确实立有公示牌,但牌子位于过了收费站50米左右,而不是立于进收费站之前。

  瞧瞧,这就是一家堂堂国有企业的所作所为,司机多交了钱,他们脸不红心不跳,偷偷摸摸笑纳之,莫非他们平时在生活中也是这样为人处事的?如此作为,真是有辱“国有企业”之名!在这样一家国有企业,即使发生威胁记者这样的事也不稀奇。央视主持人张泉灵说得好:“是的,我有家人,住在北京,所以才不希望北京只属于少数想和谐就和谐、想威胁就威胁的东南西北天霸们。”

  即使威胁记者之事难以查证,但首都机场高速收费时限违反国家规定是事实,暴利滚滚是事实,乱收费是事实,被央视曝光后他们盛气凌人地“约谈”记者也是事实——首发公司的霸气从何而来?看看其“身世”就知道:该公司由北京市交通委组建,把持着数百公里高速公路的收费权。显然,如果说高速公路是首发公司的“提款机”,那么首发公司就是地方政府的“提款机”,怎能不牛气冲天、霸气十足!以至于2008年2月国家审计署曝光首都机场高速收费问题后,首发公司不仅置若罔闻,反而扬言还要再收100年!

  中国公路收费乱象的根源在哪里,首都机场高速就是一只值得解剖的“麻雀”。这条高速路连接北京市区和首都机场,可谓首都北京的一个形象窗口。北京是一个好面子的城市,连所谓的“低端劳动人口”都无法容忍,不知何以能够容忍一个形象窗口长期问题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