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简介 >

“旧城之王”木马乐队:这次我们是最浪的汉

  

  8月31日零点,《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复活投票正式截止,在Call out环节意外被淘汰的木马乐队,成功复活。这让不少意外于他们淘汰的乐迷感到一丝宽慰,也足以证明木马在粉丝中的人气。《乐队的夏天》这一季最令人动容的画面出现在改编赛阶段,木马乐队的《后来》舞台上。主唱木玛在高潮时竭力喊出“在那个生如夏花的时代里,是你和我在一起,摇滚乐,青春的汗……回来,不是重来,我们是木马乐队,鼓手!胡湖!”木马前鼓手胡湖作为特别嘉宾出现在舞台上,与木玛一起完成了这一次时隔16年的同台合作。有乐评人这样形容这一幕:“这首歌变成了一曲仿佛金光灿灿的凯旋之歌,光明磊落的年少之忆,热血沸腾的重聚之庆典。”这首歌的改编过程一波三折,木玛往返南京两次,花了五个通宵完成,却差点因为版权问题而夭折。因为那段时间心情不佳,木玛喊上了胡湖来陪他。每天晚上一起编歌到天亮,这种感觉让他仿佛回到了木马解散以前的时光,“我感觉木马乐队是穿越时空的,其实不只是某几个人,大家都在一起,都是木马乐队的一员。”尽管现在节目中的这支木马乐队于2020年重组,除了主唱外,成员都是全新的乐手班底。但在他们身上,仍然能看出这支初创于1998年,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乐队之一“木马”厚重历史的影子。精致的礼帽、妖娆的眼线……乐队的核心元老木玛依然是公认的国内最具摇滚明星气质的主唱,在节目上也依然保持着他一直以来独有的舞台美学。节目中乐队初登场演唱的《旧城之王》,是木玛20年前在自己的网络讨论板的网名。《后来》是初代木马的回归重聚,Call out环节的《舞步》是不少老乐迷心中的经典。这一切也颇为契合他们在节目中对自己的定位:“我们是一支有年头的年轻乐队”。

  南都娱乐:你以前签约过台湾公司,曾说过自己是“中国地下摇滚乐队里最早用行动去迎接商业的人”。所以这次参加《乐夏》的诉求是?木马乐队正式宣布重组是今年6月,跟参加节目有关系吗?木玛:任何事都不是单一诉求促成的,都有其复杂的线索,我们参加会让更多人知道木马,可以为乐队带来更多的机会,也有机会获得更好的经济回报,单为了这一点我觉得就值得一搏。《乐队的夏天》是一个很大的平台,这个舞台本身就是有超大的能量,处理得好会很好玩很有好处,处理不好也会很负面,不管好不好,做了决定就要全情投入,这才是关键之处。木马在发《纯洁2016》和《旧城之王》的时候就用木马的名义了,正式宣布重组只是事情发展的一个契机而已,《乐夏》确实把一切都加速了并且起到了推动的作用。南都娱乐:感觉这次做了很多提前准备,都做了些什么?内心是很重视的吗?木玛:必须重视啊,自己做了决定就要全力对决定负责,不能退缩,我不想说一些风轻云淡的话,说不重视才是虚伪咧。我们在选曲和重新编曲上都做了很多工作,我从过年春节开始就每天在工作了,光音乐部分就是非常巨大的工作量。但在心态上的有些东西挺有意思的,明明知道这是一个综艺,并不是以音乐的好坏标准去评判的,但还是想尽可能在音乐上去释放木马的特点,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展示在舞台,有点饥渴,也有点贪心,还好最后表现出来都是节制的,目前我觉得一切都还很好。

  南都娱乐:第一次节目中演出是《旧城之王》,很多老粉丝觉得这个歌很不“木马”, 选歌上有什么考量?木玛:对我来说“木马”不“木马”不是最重要的标准,我们都是有很多面的创作者,有很多想法想实现,我做了很多就是为了创作不被过去所局限,这次选《旧城之王》真的是想要演新的歌,这是一种对未来和对音乐的态度吧,而且我并不认为《旧城之王》会让我们一轮游,我还是很有信心。有些朋友觉得我表现不够好,我自己觉得还可以,那就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样子,上了台不要管你自己是谁,也不要管结果是好还是坏,只要你坚定地去完成就一定能让人看到闪光的,没有一件事是你准备好才发生的,我们只是想要做到:看似慌得一比,实则稳如老狗!《旧城之王》这首歌我10年前写的,歌名是20年前就有了,那时候我的网名就叫“旧城之王”,这首歌其实不是传统摇滚乐的声音和手法,是Loop音乐的底子,很多人不相信这首歌花了我们8个月时间,说这么简单还用这么久一定是瞎说,但确实就是啊。走到今天我都出过5张专辑了,有很多大家看起来很简单的举动,对我其实是艰难的,打破自己的创作习惯,不丢失过去的创作美学,但又要在上面发展新的线索是要脱一层皮的,而且歌本身的好听度、要表达的深度,这些都要保证,每个声音我们都做了很多尝试,每一个步骤我都做了文字的记录,我是不计成本在创作这首歌曲的,结果我也很满意,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开心,很值得。南都娱乐:网上对你们改编赛那首歌评价特别好,改编歌曲的过程有什么故事吗?木玛:有时候是先有了作品才有了舞台,有时候是因为先有了舞台才有了作品,都是很妙的创作经历,我很感谢《乐夏》的舞台让我有了这次改编的机会,我玩得特别开心。当时我有一周的时间去改编,由于疫情和家事,乐队每个人都不在一个城市,我往返了南京两次,用了5个通宵来完成,我跟周亮一起编曲这首歌,他是我合作了很久的吉他手和编曲,我们特别默契,他以后也许会在木马演出时出现。我那段时间心情不好,很郁闷,所以我打电话把胡湖也叫到南京陪我,他听到这歌改编也很兴奋,也提出了节奏上的意见,我们每天晚上一起编这首歌到天亮,很美好的经历,让我感觉到木马乐队是穿越时空的,其实不只是某几个人,大家都在一起,都是木马乐队的一员。我们翻唱的歌(原曲)不是中文创作者,节目组处理版权的时候还有一些风波。由于我做了一些偏离原作的改动,原作者不太愿意我们改编成摇滚乐队的版本,但节目组和我都很喜欢改编版,跟作者说加钱给版权费,作者也不同意,我们都有点沮丧。我自己给词曲作者写了很长的一封信,说明了改编的意图和故事,也表达了我们对原作的敬畏心。艺术的创作是充满意外的,她看了信以后就立即同意了,还回信跟我说谢谢。真的是特别有意思的风波,我很喜欢这一段情节。

  南都娱乐:很多一起参加《乐夏》的乐队给到木马很高的评价,“摇滚明星”这类的评价会不会成为压力?木玛:所有的东西都会形成压力,关键是看如何去消解压力。“摇滚明星”其实在国内一直是一个挺搞笑意味的词,我们也就是拿来自嘲的,有时候朋友间一种善意的揶揄,贱贱的坏坏的但包含了友爱的感觉。说几个有意思的关于摇滚明星的段子吧,我有段时间很胖,朋友见了我说:你注意点形象!别破罐破摔好吗,怎么也是一个过气摇滚明星啊,请hold住过气摇滚明星的尊严,哈哈。后来减了30多斤体重,又说:你是一摇滚明星,为上一破节目减肥成这样,至于吗?你看看玛丽莲·曼森,real一点行吗,be yourself!看到我们巡演大包小包赶火车,朋友又来挤兑我,你们这不是“摇滚明星”啊,就是一“摇滚民工”。有一些损友的好处就是,绝对不会飘太高而造成那种很大的偶像包袱的压力。南都娱乐:作为玩乐队20年的老炮,会有彭磊说的“中年练习生”的感觉吗?今年跟去年不同的是有很多特别新的乐队,会不会考虑所谓“前浪后浪”?木玛:没错啊,所有人在音乐里都是音乐的孩子,又都是自己生活的“练习生”。每个乐队都是从新的乐队开始的,不管前浪后浪都是浪,是浪就都有独属于自己的起伏,在自己的每一次起伏里获得快乐和体验,才是这世界给我们的财富吧。我认为未来的好的音乐一定都是年轻人创造的,就像木马第一张唱片是在我20岁的时候做的一样,虽然在音乐生活里我从来不倾向于把人分为年轻人、中年人或者老人,只分为有趣的人和无聊的人,但确实跟年轻音乐人交流大部分都特别轻松,也让我得到很多启发和新的感受。

  南都娱乐:周云蓬之前说“《乐夏》会过早地消费和透支刚好的中国与音乐市场” ,你怎么看呢?木玛:我不知道什么是“恰到好处地消费和支出音乐市场”,所以我无法判断是不是“过早”,我的关怀没那么大,我只想把自己的艺术生命管理好,我也只想把自己三米之内的亲友照顾好,音乐的事情我放松去做好,市场的事情交给市场,市场又不是一个宝宝,不需要我们音乐人那么去照顾的。南都娱乐:木玛在舞台一直有自己很强的审美想法,包括造型和舞美。那么这次对舞台的审美,通过有比较强大硬件支持的节目是不是更加容易实现?木玛:我对舞台美学有莫名的执念,如果有财力人力,我就会想呈现更多,我常常会把每场演出的灯光细节写备忘精确到秒,我会把对服装和视觉的想法都用文字写出来,也会根据歌曲演出排序去设计表演的情绪。但是我又真的认为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我随时可以在最简单粗劣的舞台上演出,舞台美学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状态,是音乐的状态,舞台的美丽也只是为这些服务的,你就是把我舞台所有的灯都关掉,我也有把握呈现出五彩缤纷来。节目中,我确实写了很多舞美的要求和想法给节目组,他们也给了我他们的想法,这个过程特别专业,但是最后的呈现完全是他们自己的想法,我写的那些只是辅助他们更好地理解这首歌。我第一次看到那个视频VJ的呈现我很震惊的,有很多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画面和感觉在里面,但是又特别贴合《旧城之王》这首歌,同时也给我了很多启发。很多表演上的东西,包括动作设计是我在走台彩排的时候才产生的,我特别喜欢这种突如其来的启发,让我特别兴奋,是这些东西让我们演奏过几千遍的歌曲在这个舞台上有像一首新歌那样的感觉,我自己都觉得非常有新鲜感,这也是舞台的魅力,很多新的东西灌注进来,对这些美好的东西我是可以完全敞开自己来接受的。

  南都娱乐:之前《芭莎》拍过一套《乐夏》的片子,你发微博说被“评价姐味十足”啊,“梁龙终结者”之类的,你自己是怎么看的呢?木玛:其实我以前一直有眼线、礼帽这样的造型,只是这一次的眼线比之前的要妖娆一些,尾部有点往上挑的那种感觉,朋友们也都关注到这一点。上次《乐夏》有个词叫“最硬的娘”,这次我们是最浪的汉。我觉得很多评价挺有意思的,我感觉大家很喜欢我在舞台这个样子,被喜欢的感觉挺好,我很享受。南都娱乐:改编赛是翻唱,还有神曲《爱情买卖》之类的,有些摇滚乐迷对这种节目设置很是不舒服,你怎么看待翻唱神曲?木玛:我认为不用把摇不摇滚看得太重要,摇滚只是个标签,里面的精神和能力才是根本,摇滚也有很烂的歌啊。别造神吧,我们进入这个游戏,就会按照游戏规则把自己的能力和爱展现出来,我们做的是当下我们最想做的事,而不是先去做“错”或者“对”的选择再去做事,那样将会一事无成,我们为了改编这首歌(刘若英的《后来》)付出了很多,毫无疑问,它已经成了木马乐队的歌。